首頁>檢索頁>當前

我們在一起 把愛傳出去

——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夢想教練計劃”10周年特別報道

發布時間:2019-07-17 作者:本報記者 黃 浩 來源:中國教師報

當蔡文君結束一天的工作,她已經疲憊不堪,四川阿壩州馬爾康藏區第二中學的期末向來很忙,身為這里的教師,蔡文君最近一直休息不足。她原想倒頭便睡,但夜幕下手機屏幕亮起,微信“新消息來了”的提示音還是吸引她打開手機,一堆密集的人像照片在某個群里刷屏,蔡文君看了幾張,心中一動,爾后眼淚忽然止不住就流了下來。

那些照片是從遠在千里之外的廣東珠海發來的。彼時,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以下部分地方簡稱真愛夢想)與北京師范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UIC)共同舉辦的“賦能教育者,從心出發”夢想教練計劃十周年志愿者活動第一天剛結束,曾經成為夢想教練 “一起戰斗”的老朋友都在群里曬著照片,那里面有許多蔡文君熟悉的面孔。

10年了,大家各自都在忙什么,不只是蔡文君,所有因真愛夢想結緣的人們,都在尋找十年追夢旅程中與自己相關的點點滴滴——你是否還記得這樣一個夏天,坐了很長時間的火車,再搭乘鄉村客車,跋山涉水來到一個以前從未聽過名字的學校,傻傻地向一群陌生的老師熱情洋溢地傳遞著你們的夢想?

“也許很多細節你已經淡忘了,但是你一定會記得在年輕的時候來過這里,不圖任何回報。”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理事長潘江雪相信,那些融入骨子里的記憶,會成為“真愛人”一生的珍貴財富。

當“真愛”遇見“夢想”

“夢想教練計劃”乃至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的成立,緣起于潘江雪一次并不成功的支教經歷。

10多年前,作為“傳統支教者”的潘江雪來到四川阿壩州馬爾康藏區,她看到了偌大的學校里,學生紛紛逃課前去挖蟲草,當地家長根本不相信讀書有什么用。為防止學生逃跑,學校讓學生住校,然后鎖上門,老師半夜睡在操場看著。

潘江雪想改變些什么,她帶來了捐助款,還親自上陣給孩子上理財課。在課后交流中她興致沖沖地與當地教育部門負責人說,“我們可以找到全國最好的老師來給孩子們上課。”哪知負責人“一盆冷水”澆了下來:你們要是這樣支教,就不要再來了。

疑惑之后,潘江雪開始反思,錢并不能真正解決人的成長問題,臨時支教的優秀教師也無法真正帶來當地學生素養的持久提升。“當我再去馬爾康的時候,我要給他們帶來什么?”潘江雪反問自己。

10多年過后,當潘江雪站在夢想教練計劃十周年活動的舞臺上,她很慶幸自己當年作出了一個正確的抉擇:給他們送去“火種”——“鄉村里留守兒童居多,而教師是留守兒童身邊最重要的人,我們要培養一批當地的種子教師” 。

這項培養種子教師的計劃,就是后來的“夢想教練計劃”。

2010年,第一批教練志愿者開始奔赴全國各地,開啟“非傳統支教”之行。那時候,毫無經驗的這群人也不知道將會發生什么。

很快,困難接踵而至。作為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的第一個員工,如今的上海真愛夢想發展中心理事長胡斌一直負責學校對接工作。第一年,由于經費有限,他只身來到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向當地校長宣講真愛夢想的理念與教練計劃的初衷。一位校長殷勤接待他之后悄悄地問他,你們還有什么要求?是不是培訓要收費?胡斌表示無須任何費用,校長很是不解:不是為了錢,那你們到底圖什么?難道天底下有這樣的好事?校長不肯相信。

前往遼寧的夢想教練向敏也遇到了同樣的難題,培訓第一天,當地教師劈頭蓋臉地問她:你們是來推銷教材的,還是來搞傳銷的?幾位志愿者面面相覷、哭笑不得。

除了各種不理解,糟糕的自然環境與突發狀況更是志愿者們的“家常便飯”。前往重慶市合川縣的夢想教練肖陽遇上當地發大水,為了不讓材料打濕,他頭頂著材料蹚水而過,半身都在污水中;有團隊晚上復盤當天培訓過程時突遇停電,他們就借著手機的光開會、整理材料,研究更適合當地教師的培訓方式;吃不慣重慶的辣味火鍋,不少夢想教練就自帶方便面充饑;還有人在無座的綠皮火車上要度過一整晚,他們只能鋪著報紙在地上睡覺,太冷了就幾個人裹著一件衣服御寒……

類似的故事講之不盡,不過,那些過往的“心酸史”,如今只是當初那批夢想教練茶余飯后的談資,而他們更愿意提及的,是因為自己持之以恒的付出,終于讓當地教師有所觸動。

沒有人不被那些夢想教練的專業與堅持打動。就在向敏“堅守”遼寧的第二天,有老師看到幾個夢想教練在小賣部修改培訓課件,給他們送來了礦泉水;第三天,真切感受到培訓的誠意,有男教師給團隊送來了鮮花,并說“我從教這么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像你們這樣的人”。

曾經不理解真愛夢想的人,在夢想教練計劃十周年活動當天也來了,其中就有8個來自重慶酉陽的教師,他們早已成為真愛夢想的鐵粉。

10年,夢想教練項目共組建了399支隊伍,聯結3213名志愿者,點燃了10萬名一線鄉村教師,走遍了全國設有夢想中心的22個省、5個自治區和4個直轄市,風雨兼程,無怨無悔。

一點一點的星星之火,在10年這個節點匯聚成燎原之勢,太多的溫暖與感動浸潤著身處其中的每一個人,以至于北京師范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學術副校長陳致在上臺致辭時,哽咽著只說出了一句話——

這個時代,擁有“真愛”與“夢想”太難了。

夢想教師是“鹽巴水”

如果不是遇見真愛夢想,來自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教師李曉玲,也許早已因為職業倦怠而“泯然眾人”,困守在縣城學校的三尺講臺。

“我從前是農村教師,孩子們知識面有限,我說什么他們都會很崇拜我。”李曉玲說,自從她調到當地縣城后,已經很難找到教書的成就感,有時候甚至不敢開家長會,因為“家長的水平比我高”。直到有一天,真愛夢想的夢想中心建到了她所在的學校,學校引進了夢想課程。

李曉玲第一次參加了教練計劃小組合作式的培訓,備感新奇。在她看來,人人都在講“以學生為中心”,可是大多數人只知道論文要這么寫,卻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做。“因為參加教練計劃,我懂得了為什么要進行小組合作,每個人如何參與其中,承擔什么樣的角色,如何把講臺交給學生。”李曉玲說。

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面。被選為夢想教師之后,李曉玲第一次與教師志愿者、企業志愿者、大學生志愿者等人一起組隊支教,跟著真愛夢想走出省外。她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見識了學校之外的精彩。

“接觸他們,我才發現了不同的世界。”李曉玲說,原來只會在火車站窗口買票的她學會了用各種APP,原來只關心眼前的她開始關注遠方。

被“打開”了的李曉玲跟著真愛夢想“瘋狂地”成長,35歲那年她被評為湖南省特級教師,其時她提交的論文就是關于真愛夢想對教師幸福感提升的研究。

如今,李曉玲被引進到深圳教學,開啟了人生的新旅程。

7月6日一早,已經是深圳市鹽田區樂群小學教師的李曉玲開車從深圳一路馳向珠海。她的心情有些忐忑,由于家庭原因,這個曾經的夢想教練已經有些日子沒有參與到真愛夢想的活動之中,她說“很想見見當年教練計劃的人”“因為有些故事,只有共同經歷過的人才會懂”。

其實,每一個夢想教練背后都有筆墨難以言盡的故事,無數個“李曉玲”都在故事里拔節成長。

蔡文君第一次接觸真愛夢想時,她還是馬爾康腳木足鄉中心校的老師,2012年成為夢想教師。潘江雪記得她剛開始“非常害羞,話都說不利落,第一次跟真愛夢想做教練計劃的時候,根本不敢上臺”。

當蔡文君把第一次課上砸了之后,她一個人關在廁所里哭,她對自己說,我應該回去,我不屬于這個地方,對我來說要求太高了。可是一個組的成員都鼓勵她:不要氣餒。當天,同寢室的手把手教師教她如何備課,捋順每一個環節;學生志愿者則細致地觀察她的身體狀態,讓她沒有后顧之憂。第二天,領隊劉毅決定再次讓她上課。

因著這份信任,從2013年到2017年,蔡文君一直跟隨著劉毅領銜的隊伍,走過廣西、江西、新疆、內蒙古、寧夏、甘肅……無數次的磨煉,讓蔡文君實現了由外到由內的成長,成為當地不可多得的名師。

一個優秀的教師,可以影響一批教師變得優秀。在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華陽小學語文教師徐峰看來,夢想教師就是“鹽巴水”。徐峰小時候曾是牧羊少年,他發現,當羊兒喝了鹽巴水之后就會主動去吃草,無須牧羊人到處催趕。

曾經深陷職業倦怠的伍老師,感覺“陷入生命意義的虛無空洞里無法自拔”,當她遇見夢想教練施瓊芳組織的夢想沙龍后,忽然感覺眼前一亮,她在微信里寫道:感謝2016年,讓我遇到了一個改變我命運的女人。如今的伍老師自己也組織了大大小小的沙龍活動,變得自信、從容;來自湖南沅陵的鄉村教師夏老師,當她收到去杭州培訓的邀請時,從來沒出過遠門的她害怕得“不敢去”。也是在施瓊芳的鼓舞下,她邁出了打開視野的第一步,而后“豁然開朗”,夏老師說,原來剩下的九十九步那么輕而易舉就走過去了……

這大概是潘江雪最喜聞樂見的事兒。教師進步了,學生的成長才會有更多可能。“投資教師才是回報最高的投資”,潘江雪估算了一下,花費1000萬元可以培訓4000名教師,影響80萬個孩子。相比之前的“傳統式支教”,這顯然是一筆更加高效的公益投入。

“一群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人,能因為夢想聚合在一起,彼此影響和改變,用生命感染生命,更見證了我們做的是特別有意思、有意義的事情。”回望10年,“第一員工”胡斌更加感慨萬千。

“有一天,我就是真愛夢想”

“一個人生命中最大的幸運,莫過于在他的人生中途,還年富力強的時候,發現了自己的使命。”潘江雪在不同場合都愛引用茨威格的這句名言,她重新定義了真愛夢想的使命:發展素養教育,促進教育均衡,以教育推動社會進步。愿景則是,幫助孩子自信、從容、有尊嚴地成長。

如今,這份使命與愿景被更多的人認同,選擇與真愛夢想一起同行的伙伴也越來越多。

施瓊芳,原先在珠海的一所小學任教,從接觸真愛夢想后對她“一見鐘情”,當時的施瓊芳一直想著“我要能在這兒工作該多好”。在長達5年的“戀愛期”過后,2015年施瓊芳如愿以償成為真愛夢想的一分子,開始全職的公益生涯。

“以前覺得真愛夢想給我的支持是讓我打開視野、看見更多;如今真愛夢想重新塑造了我的教育觀。”施瓊芳說,她希望以更專業的方式去引領更多教師的發展。

徐峰,作為第一屆走出國門前往埃及的夢想教師,在人生最迷茫的時候遇見了真愛夢想,從此山長水闊,一路相隨。在感受到夢想課程的魅力之后,徐峰覺得“可以做更多的事情”。2012年,他與同為夢想教師的唐小波在老家貴陽發起“貴陽市小河區第九小學夢想教練團”(后更名為蔚藍夢想教練壹團),專門向周邊區縣推廣夢想課程。沒有資金就自掏腰包,沒有時間就利用節假日……8年來,這個團隊走過了貴州15個區縣(鄉鎮),開展了18場培訓活動,鏈接學校180多所,培訓的教師達1373人。

“閑暇時間好多人打麻將,但我們希望干點有意義的事兒。”唐小波說,夢想教練計劃10周年之際,他帶來了上初中的兒子,讓他感受“真愛人”的熱情與擔當。兒子感觸挺深,“我也想做點什么,總比在家打游戲強”。

珠海本地的社群“沙伐旅”,是由北京師范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北京師范大學珠海分校三所高校的學生志愿者組成的,他們連續10年支持夢想教練計劃,并且將素養教育帶回到本地的社區,UIC的教師楊榮臻說,UIC沙伐旅還在珠海附近的一個海島上參與籌建了一間夢想中心,持續播種愛的種子。

這兩年,真愛夢想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景山中學退休教師沙有威來了,出生于1994年的新生代大學畢業生金創溢來了……無論年輕或是年長,他們都在用行動踐行夢想教練計劃10周年提出的那個理念——我們在一起,把愛傳出去。

而10年后,潘江雪對教育公益行業又有了更多的認知。從公益1.0“提供物質和金錢資助,幫助貧困孩子‘上起學’”到公益2.0“為教師提供培訓,幫助孩子‘上好學’”,再到如今公益3.0“跨界賦能,幫助孩子‘學得好’”,每一步走得都不輕松。但逐步開啟孩子的心智與視野,幫助他們成長為一個求真、有愛的追夢人,是“真愛人”不變的追求。

所幸的是,許多人都在為之努力。潘江雪還記得,在2012年全國第一屆夢想課程研討會上,徐峰作為其中一個項目的分享嘉賓,他對自己提了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基金會沒有了,我們怎么辦?徐峰說,我希望我能夠成為真愛夢想。

今年,徐峰再一次站上舞臺分享,面前依然坐著潘江雪,他很自豪地說:我想,我已經是真愛夢想了。

《中國教師報》2019年07月17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ordan-retro-11-legend-blue-201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无插件欧美色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