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本期讀校:寧夏銀川興慶區回民實驗小學

締造“潤澤”

發布時間:2019-07-17 作者:本報記者 褚清源 來源:中國教師報

陳春迷戀日本教育專家佐藤學的學習共同體,是為了讓課堂更加“潤澤”。

這些年來,陳春和她的團隊一直在尋找“潤澤”。每一所學校都要有自己的教育哲學,陳春所在的寧夏銀川興慶區回民實驗小學也一樣。

作為一所與銀川最有代表的歷史遺存唐徠渠比鄰而居的小學,校長陳春和她的教師團隊確立學校的核心文化就是“水文化”,水潤萬物,教師要用水一般的博大包容每一個孩子,“讓每一個孩子感覺到自己很重要”。在陳春看來,水的特質是包容、謙遜、潤澤,每一滴水都是不一樣的。“浪花在很多時候都不理解大海,但大海在任何時候都能理解浪花。大海之所以能成為大海,對于任何‘水’而言:不厭其污穢,不厭其骯臟,不厭其卑小,不厭其狂放,不厭其激越,不厭其肆虐,不厭其平緩,皆收納、包容之”。

基于這樣的理解,回民實驗小學提出了“教師八德”,即奔流不息,進取之德;哺育萬物,奉獻之德;水滴石穿,柔韌之德;一碗端平,公平之德;源頭活水,創新之德;甘心處下,謙虛之德;流水不腐,清廉之德;涵納百川,包容之德。

從“水文化”出發,回民實驗小學的兩座教學樓分別取名“芳澤”樓和“河潤”樓,還建立了“小海鷗”圖書角、美德蓄水區和“浪花小超市”。學校里還有一系列的創意活動。陳春說,“借助孩子的視角才能設計和營造屬于孩子的校園文化”。

“但是,這就是我們要追求的潤澤文化嗎?”陳春曾追問自己。

直到有一天,陳春通過《教師的挑戰》一書發現了佐藤學的學習共同體理念,她對“潤澤”的理解又深了一層,“只有課堂潤澤才是真正的潤澤,課堂才是能夠充分潤澤每一位學生的地方”。學習共同體描述的“寧靜、潤澤、安全”的課堂樣態,讓陳春豁然開朗。

這本書陳春看了七八遍,從剛開始的讀不懂,到后來成了“枕邊書”,每讀一遍都有新的感悟。后來,她還與全體教師一起共讀《跟隨佐藤學做教育》。他們讀書的原則是:慢慢讀、反復讀、品味讀,讀細、讀深、讀透,讀出教學改進的共識,讀出實踐的方法。

回民實驗小學一直沒有停止過在課堂上深耕和精進,但讓課堂走向“潤澤”卻是一大痛點。于是,陳春和整個教師團隊開始不斷檢視過去視而不見的“課堂病”,那些虛假的合作、過剩的發言、淺表的學習,以及不會傾聽、不會交流、不會悅納等現象,被逐一納入課堂的“病歷卡”。

循著共讀、學情觀察、課例研究的路徑,他們以“讓傾聽潤澤課堂”作為療救“課堂病”的“藥引子”,開啟了課堂新樣態的建設旅程。

觀察學情,傾聽學生成為課上的最大善舉。“要讓學生學會傾聽,需要從教師充分傾聽每一個學生開始。”副校長金利說。

為什么教師會迷失在熟悉的學情中?為什么學生在課堂上找不到存在感?為什么教師的精心預設與學生的學習不匹配?在回民實驗小學,大量的學情觀察訓練和傾聽練習讓教師更容易看見每一個學生的學習歷程。他們學會了使用“螞蟻之眼”發現課堂上學生的學習困難。學情觀察這一工具改變了教師之間的話語系統,他們的教研中多了對學生學習故事的描述。

將教研與讀書、學情觀察、課例研究、深度反思相結合,他們通過推動校本教研方式轉型來促進“學教翻轉”課堂的深度轉型。

校本教研中,教師在閱讀、實踐、思考的基礎上,與伙伴展開真誠的對話交流。每一次教研活動后都進行概括與歸納、提煉與總結,最終將教研成果整理成思維導圖,供教師再學習。這樣的教研文化確保了人人參與、人人發言,每一位教師的發言都會受到尊重。教研中沒有領導和教師之分,沒有優秀教師和不優秀教師之別,學校逐漸形成了互助、互暖、互惠的教研文化。

教室空間的變化是他們踐行學習共同體理念過程中課堂樣態的顯著變化。教室的課桌從排排坐變成了“U”形,讓學生有機會看清同學的表情,相互間的傾聽和深度對話有了一個更加寧靜的空間。

如今,在回民實驗小學的課堂,“潤澤”首先體現在傾聽上。陳春領銜語文學科、金利領銜數學學科,試水學習共同體課堂,在他們的帶領下,教師躬身傾聽、側耳傾聽、蹲下傾聽、走近傾聽常常被定格成最美的畫面。

在教師親身示范“傾聽”過程中,學生耳濡目染,學會了靜靜地聽同伴表達。在具體的課堂指導中,教師訓練和引導學生帶著思考、帶著想法、帶著問題去傾聽,他們會引導學生——

“聽別人的發言,你要想:同伴的話對你有沒有啟發?”

“他想的與你一樣嗎?”

“聽了同學的發言,你有沒有新的想法?”

“你有沒有補充或不同意見?”

……

“潤澤”還體現在全班對話交流是小組與小組之間的交流,小組成員結成“合作伙伴”,彼此相互支持和幫助,每個人都能感受同伴的力量和溫度,安全感油然而生。

營造安全、安心、安定的“三安”課堂是“潤澤”的文化底色。正如“每一滴水都不同”“每一朵浪花都很重要”理念一樣,課堂上,每一個孩子的發言沒有好與壞、對與錯的區別,每一個孩子的發言都很重要。教師允許和鼓勵學生說“我不會,你能給我說說嗎”“我不懂,你能給我講講嗎”。同伴的求助會激發學優生的潛力,講給同伴聽會讓學優生對知識進行再次優化,是對知識的再學習;學習有困難的學生主動說“我不懂”“我不會”,調動了他們主動學習的內驅力。在這樣的課堂文化熏陶下,孩子們開始喜歡學習,迷戀課堂。

語文教師黃春艷曾主動上了一節公開課。那天下課鈴聲響起,不少學生還意猶未盡,不愿意下課。當學生無論對錯都敢于大膽表達自己的想法,并且能夠虛心傾聽同學的想法,當學習成了不同想法的“交響”,課堂自然有更多的生成。

產假返校后一年來,黃春艷一直不斷實踐學習共同體理念。盡管有時學生突如其來的發言讓她感到壓力,但她已經學會了坦然接受來自學生的挑戰。那一堂公開課,“學生不愿意下課”的畫面讓黃春艷堅定了實踐新課堂的信念。

“靜水流深”是回民實驗小學課堂樣態的精準描述。當學生的想法被充分傾聽、學習困難被一一回應,當學生按照自己的學習程序頓悟后眼睛突然明亮起來。陳春說,這就是“五官蘇醒”的課堂。

為了尋找“潤澤”、締造“潤澤”,回民實驗小學每年確定一個課堂研究主題,去年他們圍繞“真實學習的發生”全面治理課堂上的“虛假學習”現象。今年學校又開展了“深度學習的發生”主題研討,這樣的主題研究旨在讓每一位教師逐漸成為“謙遜的傾聽者、出色的設計者、深刻的學科研究者”。

一路跋涉,陳春明白:“敬畏教育比熱愛教育能讓我們走得更遠,敬畏兒童比迷戀教學能讓我們走得更從容。”因為有了敬畏之心,有了對學習真相的理解,學生才能看見,才能被回應,教師才能走出焦慮更加從容,教育才會更加“潤澤”。

《中國教師報》2019年07月17日第7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ordan-retro-11-legend-blue-201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无插件欧美色情网